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欢迎您来访! 2018年12月10日 星期一
行业知识百科

买房后,依然希望房价跌

贡献者:行业知识百科


买房后,依然希望房价跌

5年来目睹中国之炒房怪现状:货币泛滥,民生多艰!

人民日报:房价会涨就会跌 开发商望房价稳定

任何一种商品,只要进入市场,价格就有涨跌,住房也不例外。在市场经济相对发达的国家和地区,如日本、美国、香港、台湾等等,房价已历经起起落落的多个周期,房价高企,有人欢喜;楼市低迷,有人叹息。

而中国的买房者,无论投资炒楼的,还是自买自住的,仿佛都忘却了“房价会涨就会跌”的这一经济铁律。这也难怪,中国全面推行房改,尚不足10年。这期间,国民经济快速发展,百姓生活迅速改善,楼市规模高速膨胀。我们的楼市,还没有出现全局性的低迷。甚至于,在楼市起伏的曲线图上,人们似乎还看不准第一轮上升区的顶点。

但是,这决不代表房价涨跌的周期在中国是不存在的。可以预见的是,我国的房价不可能一直涨到天上去。当年海南、北海出现的房价暴跌一定程度上也证明了这一点。并且,即便是在上升区间,也不是所有的楼盘都高枕无忧。楼市如股市,纵然大盘拉阳线,个股也有跌停时。

经济规律是无情的,当我国的房价真出现拐点的时候,投资房产的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资产不断贬值。即便出手也要承担不少损失,这种损失可能是一个家庭难以承受的。

因此,有必要提醒楼市里的各类买家:房价有涨有跌才是常态,投资房产决不等于给收益上了保险,涨跌周期规律应时刻铭记于心。(唐帅)

一名开发商的心声:我们也希望房价稳定

“有远见的开发商也希望房价稳定,希望房价暴涨的只是投机者。”广州市房协专家委员会委员、光大地产副总经理陈洪志前不久在广州大洋网与网民在线交流时袒露了如下心声——

今年上半年,在地方政府频频表态“要抑制楼价上涨”的呼声中,深圳、广州楼价持续飙升,并超出了人们的预期。专家更是预测,下半年楼价将不可避免地继续上扬。

其实,包括我们在内的很多开发商,只要是想长期在房地产行业持续运营的,都非常希望行业持续平稳的发展,而不是像过山车一样,一下子冲到最高端,一下子掉到最低端。

我们经常讲楼市年年旺、楼价点点涨,决不希望这个行业像今年这样不理性的暴涨,也不希望消费者的需求是一种畸形的过度的需求。那些做一下就走人的投机者,不关注市场的导向。所以,真正应该鞭笞的是那些以投机心态进入房地产领域的开发商。

我一直很佩服一位企业家所说的一句话“利润永远比速度重要”,但我更关注第二句话“企业的生存永远比利润重要”。一个企业不应该只关注某一时段的暴利,而应关注企业长期的发展。

我们公司没刻意“捂盘”,也没有刻意“惜售”,相对来说比较稳姜—在整个市场都热得发烫的时候,我们不会发烧,整个市场都冰冷的时候,我们也不会冻死。

说实在的,房地产行业确实是一个非常特殊的行业,不管是对上下游的拉动,或是对国民经济的支撑,都有重要作用。我们业内经常开玩笑说“房地产的问题只有 1/3是行业自身的问题,还有1/3涉及经济的问题,1/3涉及政治的问题”,这个行业承担的东西太多了!20多年了,这个行业取得的成绩,比如加速城市建设,改善居住环境,包括支持政府解决教育和商业配套等。

当然,这几年,整个房地产开发过程中确实留下了许多不好的东西,特别是房价暴涨和消费者的内心期望颇有差距,作为开发商,我们确确实实需要检讨。但是这个行业毕竟才20多年,真正的商品年代也就10年,是一个非常年轻的行业,没有什么经验,因此我很希望能有一个良好的舆论环境。(罗艾桦)

一位炒房者心路历程:原来房价也会下跌

“炒房?我早就不干了,真的!”王彬不紧不慢地回答,语气里透着坚定。

“现在投资房产的利润空间已越来越小了,所以,我洗手不干了。”王彬向记者坦露心声。他分析,任何市场都是供求关系确定的,而市场总是有起有落,以他的判断,这拨房地产的热度也该降了,因为投机的空间被挤得越来越小了。

眼前的这个王彬,在温州可是小有名气的:几年前,当过温州上海炒房团的“带头大哥”,也组织过楼盘到温州销售,自己在上海还投资了不少的房产。

没想到曾经在温州和上海间来去风光的“带头大哥”却已经不再继续这样的经历与故事了。

第一拨热潮——炒房可赚到上百万,承担风险最多的还是银行

王彬最初在上海投资买房完全是为了孩子。“温州与上海的经济关联度很大。相对于上海,温州还是个小地方,许多家长都希望子女以及自身在上海找到新的发展。”王彬说。

像王彬一样,许多的温州人正是这样走进上海楼市的:为了子女以及自身的发展。先买个小的房子,获得一本蓝印户口,这样在上海就基本立足了。“谁知买了之后,却突然发现,这里面有很大的利润空间。2002年以前,上海的房价不过3000多元一平方米,这个价格比当年温州的房价低了近一半。上海毕竟是个国际大都市,这样一来,与其投资在温州还不如投资在上海埃”

王彬说,2002年初,温州人开始进沪买房,形成了第一拨热潮,并相互联手炒作。比如甲和乙两人同时炒房,分别购买一套100万的房子。按照规定,两人分别需首付30万,贷款70万。办好按揭或拿到现房后,找一家熟识的中介分别以150万的价格将房子转手给对方。此时,甲和乙分别需为新买的房子向对方首付 30%即45万,贷款七成即105万。由于甲、乙两人对敲炒房,所以彼此的首付都不用交,剩余的105万元贷款通过银行贷款变现,即可获利5万元。循环多次,或者同时炒多套房子便可赚到上百万的钱。“这里面承担风险最多的还是银行,但却让许多人有了效仿的冲动。”

更大的甜头—— 申博成功,房子升值80%以上,出现大规模炒房团

更大的转折是在2002年中旬。这时,为了申博,上海进行了大规模的宣传,温州人从中再次嗅出了市场机会。

“温州人的这点本领不得不佩服,反应就是比其他人快。于是,开始成批地进上海买房。”这个时候,王彬开始带亲戚朋友到上海购房,一买就是几套。“一套70 万元的房子,首付30%,贷款70%,负担并不重:买了之后,留下一套自住,然后就出租,光是租金已差不多可以还贷。”2002年12月,上海申博成功,房价紧接着直线拉升,2003年初,上海房价已涨到5000多元一平方米,温州人买的房子升值80%以上,这让温州人尝到了更大的甜头。

“如果房子能出手,不是可以获利80%吗?于是,温州人把房子尽快出手,一级级提高价格,获利颇丰:不仅可以把银行的贷款还了,每套还能获得20万—30万元不等的利润。而买的人也是用银行贷款,负担也不重,所以越来越多温州人进上海购房。”

“你们所说的炒房团,最大规模出现在2003年,太太购房团就出现在这个时候。我当时就想:与其让太太们跑到上海来,不如我组织楼盘到温州去卖啊!”说到这一段,王彬有些兴奋。第一次,他组织了42个楼盘去温州,第二次组织了15个楼盘,都卖得非常好。

遭遇大转折——房产也有下跌的时候,盈利空间几乎没了

温州炒房团的转折性变化就在2005年5月,“国八条”房产调控之后。

王彬以自己投资的多个房产分析,这以后,炒房收益基本没有了。炒房的一个重要条件是要快,否则,资金就周转不过来。他说,他在上海投的房产有的收益不错,有的也不行。重要的原因就是房产新政推出后,上海的楼市随之调整。2004年下半年到2005年前3个月,上海市中心的房价一下涨了六七千元每平方米,可是,新政之后,房价开始下挫,这让王彬第一次感到:原来房产也有下跌的时候。

一方面房价跌了,另一方面,房产成本却在增加,除了5.5%的交易税,还有营业税,首付在提高,贷款额度又在减少。2005年初,王彬在市中心买了一套 130平方米的房子,每平方米1.7万元,以他的分析,如果按当时的涨势,一年不到出手,获利将十分可观,可是,房产新政一出,盈利空间几乎没了。果然,2006年初他以每平方米2万元卖掉,但扣除所有的税收、利息,这套房子虽然涨了不少,却几乎没有赚到钱。

“买房从长远来说还是划算的,但是,对于短线炒房而言现在的市场却不适合了。随着房产市场的越来越规范和理性,这种空间就更小了。投资要讲究时间成本,如果多少年后才获利,这个投资就没有价值了。”王彬的“感悟”代表了一批炒房者的心态。(谢卫群)



下一词条: 2012“五一”楼市成交全国普降
上一词条: 内蒙古鄂尔多斯康巴什新城
开放词条: 买房后,依然希望房价跌
开放分类 : 首页 > 行业知识百科 > 房地产
现在开始分享此知识!
关于行业知识百科
1. 亚洲行业网(www.hangye.asia),致力于建设成为亚洲较具影响力的行业门户网站。
2. 亚洲行业网行业知识百科栏目是关于50来个行业的一个知识集合,聚合了关于各行业的一些实用知识,包含大量丰富的各行业原始资料。